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7th Dec 2015, 17:19 | 動畫感想, 蒼穹日誌 | (1032 Reads)

從無印播出的11年後,EXODUS終於迎來最終回。

若言按angela和製作群的說法,DEAD OR ALIVE是蒼穹系列作集大成的歌曲,這個結局後面卻留下不少伏筆讓人覺得仍有後續的感覺,其實還蠻奇怪的,不過硬要說的話,最終回除了節奏急促讓人覺得趕戲外,整體已經完整交代本季中最重要的主線,也讓幾位主角的故事在蒼穹裡得到一個確實的終結,不過我也覺得能有續作把其餘都交代清楚當然比較好,作為粉絲也不希望蒼穹真的完結。

因為還有很多話我想留在內文再詳細寫,所以請直接進內文。

承上話,Vagrant降臨後龍宮島才真正展開的第四次蒼穹作戰:史彥指令龍宮島停止引擎並放出通訊鳥,選擇與人類軍展開對話尋求了解的機會,只是雖然坐陣人類軍的由老太婆換成獨眼將軍巴恩茲,但腦殘的地方仍然沒變,執意下令向龍宮島展開進攻;本來各人以為島已遭人類軍艦隊包圍而無路可退之際,此時Alvis卻接收大量來至人類軍各方艦隊的通訊,原來是接收到數據的軍人察覺到龍宮島作戰的目的後,對上方指令感到懷疑。

巴恩茲發現形勢有變打算發動交戰規定α,不過原來史彥早有後著,讓小操的「空母ボレアリオス」(Floater) 及時搶奪巴恩茲的艦隊的控制權。

史彥:這就是大人的「對話」啊,一騎(笑) 

其餘人類軍(較有常識那一派)發現Triple Plan的真正意圖後,改為協助龍宮島攻擊Vagrant,為fafner部隊打下一枝強心針。 

另一邊廂,即使集合珪素系偶像四人還是打不過病嬌正太核(容器:光弘),只好在解決Vagrant前,先把擋路的Raison擊退。才剛雖便當不久的小艾硬吃了一騎的攻擊後重傷,啟動芬里爾打算與一騎同歸於盡,由於一騎察覺到這個「艾」已經不是人類但是仍殘留著心,感到猶豫。在正太核同時出現擾亂之下,Sein與一騎消失在自爆的強光中...

結果小艾這個吃了又吐、吐了又吃的便當是怎樣了w 因為這條光弘→艾感情線本來就沒怎樣刻劃過(我還以為艾喜歡的人是一騎,直至有一段兩人抱在一起才知道有感情線),加上小艾2號登場只有好幾幕,她除了變黑推比利去復仇以外近乎零戲份,這便當真是一點感覺也沒有,抱歉光弘我不理解┐(´ー`)┌

可是因為失去愛人而滿腦子充斥仇恨的光弘就用傳送門跑到另一邊打算殺光fafner部隊(明明珪素系偶像還有三人在前面),fafner部隊全員敗陣,連甲洋也無力與之抗衡,劍司只能忙著修復其他機體損傷;一騎則被正太核拉到深淵與之同化,幸好島的星核保護了一騎,把他從第三亞爾維斯的同化中解救出來。

提醒光弘「喂喂我還在這裡耶(゚皿゚メ)」的Nicht把Raison抱走處理... 不,跟一騎把戰場轉移到上空,觀察期待已久的英雄二人情侶技-再度使出第10話的Sein&Nicht背後位夫妻炮!!雖然時間緊絀的關係看到這幕心情還蠻複雜XD 但第三救世主型Raison真的超強,不止打退Nicht,而且被Sein擊毀的左手也瞬間修復過來。

遭Raison打回地面的Nicht失去右臂,可是總士的同化現象已經嚴重到沒辦法自行回復過來,只好依靠劍司利用無人機協助恢復,劍司要求總士阻止正朝著世界樹進攻的Vagrant。

總士「事到如今心情還不錯,能把指揮交給同伴自己放手戰鬥」

那個只會把責任和痛苦獨自承受的總士長大了(摸摸),換著是過去的總士大致只會說「了解」然後拒絕劍司的幫忙,默默忍耐痛苦跟Vagrant作戰吧(原意大致是不希望同伴為自己浪費體力)

另一邊廂,為了讓世界樹重新成長,艾梅莉、弓子和納雷因決定把生命歸還給世界樹-艾梅莉是因為弟弟的願望才能活下去,弓子則是世界樹回應了美羽的願望而將生命借給她(在廣播劇「THE FOLLOWER」有詳細說明),納雷因也是借助世界樹的力量才得以生存。

尚年幼的美羽同時失去至親摯友後,迎接了世界樹的再生,美羽對著重生的星核說「美羽也很高興啊,能誕生於世這一事」,這話表達了美羽從不願面對母親離世,借助世界樹之力復活弓子,轉變為即使活著會遇上悲傷和痛苦的事仍然慶幸生逢其時這一層心境。

重新成長的世界樹製造讓美羽與牽牛星對話的機會,盡管等了好幾十年才找到容器的正太核千里迢迢跑到宇宙迎接牽牛星,打算讓人家同化他的仇恨卻吃了閉門羹,也難怪病嬌正太氣得跑到龍宮島總部踢館(笑)

正太核:喂你這傢伙不能插隊啊啊啊!(╬゚д゚)

之前美羽透過世界樹向牽牛星直接對話時,故事提及由於美羽太小沒法跟牽牛星對話,所以它直接讓她快速成長,沒想到指的是面積(?)不是年齡,牽牛星驚人的力量連同為星核的小操也表示無法與之抗衡。

美羽把織姬的聲音傳達給牽牛星,由於島的力量仍然不足讓牽牛星成為對人類有益的存在,只好暫時讓它在龍宮島上沉睡,直到未來有能力與牽牛星對話的人出現。織姬要求史彥執行Plan Delta,讓島民乘坐LR兩艦脫離主艦,暫時撤退移居到海神島,重整旗鼓再來奪回島。

氣憤的正太核打算同化織姬,卻被織姬斥責為連仇恨的理由都忘記,只剩下絕望的星核,表示存在和虛無之力會阻止他-Nicht趕及阻止Vagrant對世界樹的進攻,取下Vagrant的心臟-將其星核粉碎。由於Vagrant由第三亞爾維斯星核和人造衛星進行同化所得,屬於正太核的一部分,它受傷後只好暫時撒退。 

織姬指令眾人離開,打算獨留島上,把生命歸還給島--

史彥「凝視未來,忍受戰火,守護我們到最後的島的星核,皆城織姬,感謝你」

織姬「是大家的願望讓我誕生,謝謝」

史彥「Alvis全體成員,必定會回到這個島上」 

到最後仍然背著眾人擦眼淚的織姬QAQ 你別只學會舅舅總士那種不器用的地方啦>"<明明是個溫柔又笨拙的孩子...

在第19話倒下的咲良媽媽,私自回到Alvis協助織姬執行計劃,雖然被織姬勸阻但拒絕離開,她深知自己已活不多久,於是決定留在島上,織姬答應在她隨著島而沉睡前,保持通信讓她說出道別的話語,盡管咲良哭著要求母親離開,但咲良媽媽只希望咲良能和劍司一起得到幸福,切斷通訊後含笑迎接死亡。 

一騎和光弘仍在上方苦戰,兩人的武器互相貫穿對方,但是Sein的槍被Raison硬生生抓住,一騎卻放棄抓住Raison的槍:

一騎「就算不在了,那個人存在過的證據也會留在某處,對吧,翔子,卡農!」

一騎「我相信你,你的心現在哪裡,光弘」 

這句話出至曾經強烈否定自我存在價值的一騎口中極具特殊意義,第二季裡一騎直至重新駕駛Sein作戰一刻,才真正認同自己「存在」,下定決心利用性命保護所有人,在ウルドの泉卡農和翔子對話中,一騎接受島的「最後的祝褔」超脫生死遁環甦醒過來,作為人類的一騎確實已經不在了,但由於一騎選擇保留了「心」因此他仍然殘存於世。

一騎沒選擇放棄光弘,因為深信他跟自己一樣在某個地方仍然留下存在過的證據。

這一幕好像劇場版Sein VS Nicht的名場面啊:

這一幕真是蒼穹史上數一數二的經典場面啊,綺麗的蒼穹和超神的BGM,只有劇場版才做到的水準,嗚嘩光是作畫就讓人感動到鳥肌...

回到主題,一騎尋回光弘失落於某個角落的心:其實當時被正太核控制著的光弘早就把小艾殺死,只是光弘一直不願接受現實。暫時回復清醒的光弘哭著要求一騎消滅自己,不過獨佔慾超強的正太核大喊「你是我的東西!」,利用傳送門把Sein和Raison綁走(正太核這話地面、天空、宇宙四處去超忙XD 

織姬回到女神的巖窟,在總士與織姬的母親鞘和一騎的母親紅音陪伴下打算把生命歸還給島,然而接收到執行Plan Delta命令的島民中只有小芹不顧一切趕回島救織姬,因為上一次還沒能力拯救摯友,小芹才認為這次絕對要守護織姬吧...

芹「織姬醬,你一直在獨自哭泣,就算再悲傷,也守護著大家」

芹「我會守護著織姬醬,會一直和你在一起」

織姬「不要啊... 我不要!小芹要活下去啊!不要消失掉啊!」

背負著島的未來的希望,不能顯露真感情只可假裝冷酷的領袖織姬,只有最接近她的小芹才真正理解到織姬的溫柔,也知道至她誕生一刻起便為眾人背負沉重的痛楚而默默流淚,織姬直至快將失去摯友一刻才展露自己的真正的感情-希望小芹能活下去。

織姬「我們沒有改變你的力量,可是能讓你沉睡」

織姬「在這個星球,和你對話的人存在於未來,在那之前就在這個島上沉睡吧」

龍宮島與牽牛星一起沉睡,織姬讓芹跟機體隨著自己一起沉入海底入睡,直至島甦醒之日來到... 

史彥「這不是毀滅,是新的希望,我們必定會回到故鄉」 

續作的伏筆?二十周年第三作-回歸龍宮島(笑)啊啊就這樣看著龍宮島一片樂土被海水淹沒,真壁家和西尾家那些熟悉的場景,那種感覺還蠻... 寂寞呢...

另一邊總士拿下Vagrant後,身體也到達同化現象的極限,織姬最後透過crossing告訴總士,無論痛苦還是悲傷,生命中一切都是祝福,總士應坦誠接受轉生的恐懼,並相信那個誰都能開闢出來-充滿希望的未來,於是總士笑著隨織姬歸往生命的源頭...

一騎「Festum的世界?」

總士「這是那個入口,存在與虛無的地平線」

一騎「總士?」

總士「我這次一定能跨越地平線吧,將虛無與存在的和諧共存託付予未來」

一騎「等等,總士,我也要...」(被操和甲洋拉住) 

一騎「甲洋,來主」 

一騎「(微笑著目送總士)」

總士「引領未來吧,一騎,然後在彼此祝福的彼岸再會吧,無論多少次」

一騎「總士,一言為定」

結果總士還是跟無印一樣,因為早上我還未看就被無意捏到的關係所以沒有太意外啦,應該說總士還是會回來的男主角氣場實在太強了(笑),除非製作群是打算拆CP收刀片吧w 只是總士嚴格來說真的不在(嘆息),即使轉生也不再是從無印開始的總士,跟一騎經歷的記憶,對真矢的心意... 不器用又溫柔的地方,這些我都好喜歡!

敗走的正太核綁走Raison逃回人造衛星裡去,一騎已經替光弘找回內心,但是如何作出選擇對他而言才是真正的救贖?

很意外製作群拿比利的復仇支線當真矢的結局,這安排比我想像的狗血擋槍寫實得多了;

比利深知真矢是逼於無奈才殺死哥哥,但他也無法原諒手刃致親的殺人兇手,他寧願相信哥哥是正確的人,他是被真矢這種壞人殺死,他後來卻哭著說「可是,我不知道什麼是正確的」。真矢累了,就算拿著守護重要的人這個堂皇理由,也無法改變她殺害一眾同胞這個事實,真矢當時大致想「不如給我一個痛快吧」,才甘願閉上眼讓比利殺死自己,從殺人罪名中解脫過來...

意想不到的是溝口大叔在旁開了一槍,直接把比利擊斃...

這一幕對EXODUS所說「散播和平」這點很諷刺吧,雖然龍宮島朝著為地球著想的步伐,不斷試著跟外星接觸以圖爭取和平,但實際為達到目標,戰士無法威風凜凜征戰沙場,他們仍需在骯髒的泥沼中打滾,執著武器滿手鮮血的踩著別人的屍體前進。你說比利根本沒做錯什麼為什麼還要吃便當?可是里奈早就告訴你「難道其他死去的人就是該死嗎?」,這一幕可是給人類軍和龍宮島雙方狠狠賞了一巴,所謂「正確」本來就是含糊不清...

最後真矢只能抱著比利的屍體低泣,懷著歉意向昔日的戰友告訴他「你有開槍的權利」

後來真矢碰到美羽,美羽戴著弓子的指環和艾梅莉弟弟的鞋子說「大家都在這裡喔」。本來滿身鮮血的真矢不敢靠近美羽,直至美羽主動跑過去抱著真矢,對她說「謝謝你守護了大家」,真矢才忍不住回抱美羽宣洩自己的情感。我覺得這段對真矢來說是一個很完滿的結局,美羽的說話給予真矢一個真正的救贖:對啊我不知道什麼是正確,但原來我做的事並不是沒有意義。

fafner部隊全員歸還,不過劇場版二期生只剩下里奈(彗君一如觀眾預測活著看屁屁

一騎、甲洋和操則在Nicht的駕駛倉裡找到轉生為嬰兒的總士...

兩年後的海神島-- 

 

 

 

 

 

 

 

 

 

 

 

 

 

??「吶,那對面有什麼啊?」

一騎「有世界,和你的故鄉」 

 

 

 

 

??「世界?故鄉?」

一騎「走吧,總士」

總士「嗯」 

(д) ゚゚ 竟竟竟竟竟... 竟然的父嫁END!(不)這結局真的太難猜了不知為何好想笑⊂⌒~⊃。Д。)⊃ 原來皆城病最佳醫治方法就是直接把皆城本人抱回家當兒子!所謂暗戀的最高境界就是替對方換尿片對吧(你住口)

一騎:計畫通り

話說最初聽對話我還以為至少會還真男主角真矢一個公道來個三人看海,可是製作群很堅持沙灘只有兩道足印所以是一騎的光源氏計劃(搞不好是珪素系偶像三人),怎樣說呢眼睛沒有傷痕又被常識人一騎養大的總士看來也不總士(掩臉),我論接著一定會推出大量父嫁同人(不過這次真是一總限定了)

根據卡農預見的未來,我們可以歸納出...
卡農HE(除二人外全滅)
卡農BE(卡農以外路線HE必要條件)
真矢HE(遠見一騎)
真矢BE(真壁千鶴)
一騎BE(被光弘擊斃)
學妹HE(彗君和零央BE)
總士HE(擺脫甲洋和小操跟總士歸於虛無)
總士TE(必須跑完以上路線,並在最後選擇「一言為定」開啟父嫁TE) 

後記:嗯,從哪裡開始寫好呢?因為我很擔心沒把想法寫好所以寫完一次後又改寫少許,說不定將來還有其他的想法。總結網上的反應的對於這結局的評價不外乎:趕戲、主角以外多名角色描寫不足、其他主線劇情缺乏交代、ED詐欺、老太婆還在等。個人而言,我覺得是個合格水準以上但後勁不足的結局,尤其是整體劇情留下很多看似還有後續的伏筆,讓人感覺不到這是系列作完結篇。

不過實際上,最終回回應了三名主角的故事,各自給予他們一個結局:

『世界の戦士の象徴』一騎

『苦痛と無の使者』總士

『同胞殺しと紛争調停者』真矢

強烈自我否定的一騎最終接受了自己的存在,選擇與痛苦和存在諧共存,超脫生死遁環成為永生戰士;虛無之子總士則選擇不斷輪迴轉生,在存在與虛無之間擔任使者,為Festum帶來痛楚的祝福;「為守護一部分人可以毫不猶豫地犧牲其他人」的真矢,從殺害同胞了解到紛爭的源頭,直至聽到美羽的道謝才能夠從殺人犯的枷鎖中解脫。

織姬的結局是EXODUS裡最完整,她的責任正如蒼穹系列作各代主人公一樣(我把彗視作第三代的主人公),並不是想要結束什麼,而是貫徹傳承上一代的精神以開創出全新希望,她跟史彥道別時說:「終於抵達最充滿希望的未來」「把生命歸還給島,拜託你迎接下一個降生的核了」。龍宮島的和平是依賴星核和島民的犧牲而鋪設而成的,雖然同伴的犧牲帶來沉重的悲傷,但為了守護同伴用生命託付的和平,活下來的人就必須跨越過痛楚,盡情感受得來不易的幸福,這是繼承者肩負的責任。

對比利而言,這下場是否一個最好的結局?哥哥、光弘和艾相繼離去,其實對立場不定的比利而言他的心靈支柱早已崩壞,就算被真矢說服,或許比利仍然搞不懂作戰的理由... 

永生的一騎和轉生的總士究竟算不算在一起啊啊啊好煩惱(喜安桑表示:沒有這個選項),小總士似乎沒有成為海神島的星核,只是在島上的世界樹旁邊轉生,小總士的成長速度很快加上一騎不會長大所以兩人應該很快又會變回同齡,只是沒有傷痕也沒有記憶的總士還是總士嗎?強烈要求官方先推出一總父子的日常篇(被拖走

正如上文提及,EXODUS的結局留下很多可以繼續做的伏筆,例如招來大量觀眾怨恨的人類軍老太婆還好端端在戰鬥範圍外飲香檳,還有因為我寫感想時找不到位置插入而整個忘掉的黑皮女看來還蠻有機會活著,正太核和光弘則是斷在相當微妙的位置。但按照蒼穹系列的製作時間,即使製作續作,下一次可能要在二十周年再見了(笑)

最後謝謝每週觀看這系列感想的朋友,雖然我這三個月來只寫了蒼穹的感想不過請別因此討厭我XD 也很感謝那些跟我說有在看感想的人,這永遠是我每週花費七八小時寫文章的最大原動力,期待我們在續作再見吧!

這可能是本年最後一篇文章,所以預祝各位新年快樂(ノ>ω<)ノ